您好,欢迎来到金金乐到

服务专线:021-96968 (周一至周日 9:00-18:00) 关注微信 APP下载

支付宝、微信发函火币背后博弈:场外交易的监管困局

时间:2019-02-14 来源: 作者:     0人阅读

 

1月25日,支付宝、微信支付均对火币网发函,要求火币网下架OTC(场外交易)支付通道,停止非法使用其商标。

记者于1月31日登录火币网平台,在OTC(场外交易)市场,发现其原先显著标明的“银联”、“支付宝”、“微信支付”Logo已被撤下,取而代之的是换上了“银行卡”、“支付宝”、“微信支付”字样。以“独特的交易设计模式”极为“巧妙”地规避了商业权益风险。
 


 

(支付宝、微信支付发函前,火币交易所页面)
 


 

(支付宝、微信支付发函后,火币交易所页面)
 

把火币的处理方式暂放一边。记者就此次“支付宝、微信支付要求发函要求火币网下架OTC支付通道”事件进行剖析,根据关键词进行追问:为何要下架OTC支付通道?OTC交易的真实面貌如何?此次量大第三方支付平台发函为何直指火币?除了火币外,其他交易所的支付通道是否也将受到影响?
 

而后续交易所、监管机构的处理方式,也将进一步影响整个数字货币市场的走向,这是一场利益与监管的博弈,更是一场法律与制度的较量。
 

一场还未庆祝的狂欢

就在支付宝、微信支付发函的前一日,火币CEO李林刚刚发布内部全员信,列数火币集团过去一年的成就。

其中包括2018年火币全球交易所交易量突破2000亿美元,手续费收入突破5亿美元,同比增长均超过100%;Huobi Global业务层面,火币OTC日均交易额超过1亿美元,已成为全球交易量最大的OTC平台之一。
 

值得注意的是,火币交易所是目前为止罕有公开过去一年收益情况的主流交易所。

一位数字货币资深人士告诉记者:“火币OTC交易额应该是目前所有交易所中占比最大的,我的理解是占据市场50%的份额,甚至可能还不止。”
 

不少人士都透露了同一个观点,认为此次火币会被支付宝、微信支付特地“点名”的原因主要就是OTC交易量占比最大。

“另外可能跟资质还有关系,币安和OKEx并不是中国的企业,它们的注册地不在中国,而火币实际上整体和业务规划都在国内。”该市场人士认为在此次OTC交易监管事件上,火币可能更适合作为一个标杆,尽管这个可能是次要的。
 

当记者追问,是否会向其它交易所发放同样的函问时,支付宝官方选择跳过了这个话题,直接回复道:“据我了解,虚拟货币交易是目前禁止的,现在交易所都在用隐晦的方式规避,比如让用户上传图片、通过加微信加好友等,通过一系列的程序,支持跳转到支付宝或者微信支付的页面,这跟火币的规避方式一样,都是用户的个人转账行为。”
 

许多业内人士开始感概逝去的光景,2017年火币大办年会,现场派发比特币,2018年却无任何风声,老牌交易所骤然的低调令市场不禁起疑。
 

一种难以追踪的交易模式

OTC(场外交易)本身操作流程并不复杂。

卖家挂单之前,要将相应的数字资产提交到场外平台钱包上,一旦有买家应单,平台会先冻结卖家的数字资产,待买家以微信、支付宝、银行卡等支付形式,把人民币成功打给卖家后,平台才会将对应数字资产划拨给买家。
 

在比特币刚诞生的时候,并没有交易平台,所有交易都是场外交易。如今,交易所交易量滑坡,但 OTC 平台却屡创新高。

“场外交易额大约是场内交易的三至四倍,甚至远不止,可能大部分真实的买卖交易都在场外。”
 

但是谁在进行场外交易?中间收取利润是多少?根本无法查证,这是在所有数字货币交易模式中最为隐蔽的一种模式,甚至不少业内人士都不愿多谈。

交易隐蔽的背后,滋生了不少如转移资产、洗黑钱等灰色目的,也是OTC交易得以野蛮生长的根源。
 

“如果是几百枚、甚至上千枚BTC的交易,在场所内进行麻烦很大,首先是对行情会直接造成影响,手续费会变高;其次意味着交易双方的账户和信息都会被平台掌握,存在泄露出去被他人掌握的可能性,当然也包含被监管部门掌握的可能。 ”王琪告诉链得得App。
 

王琪是一位常年从事OTC交易的代理人,他透露经常会有一些资产上亿,身份“高贵” 找他做场外交易,在第三方的这种中心化的场内平台上,如果做一个大单,可能就一天时间行业内的人都知道了,场外静悄悄的做,就没有什么影响。
 

关于此次微信支付、支付宝向火币发函事件,王琪并不以为然。在他经手的OTC交易中,以银行卡为主要支付方式,而且是线下点对点的交易,“一手交钱、一手交货”。

他直言微信支付、支付宝用起来不方便,主要是提现不那么方便,转账通道还好。但要是将其变成现金,转到另外一个银行账户里面去,根本不像银行卡这么的便携。
 

“如果银联也大力度的关闭OTC账户怎么办?” 王琪笑答:“我肯定不会在转账的时候标注这是一笔OTC的交易转账款”。
 

一个尚未解决的技术难题

这是一个业内共识:针对C to C 的个人转账行为,从技术的手段来讲,很难做到支付上的完全切割。

所谓的OTC交易并没有太多的可信源头可去追踪,在关闭这一支付账户后,交易者完全可以使用下一个账户重新进行交易。
 

“支付宝、微信支付此次针对火币发函,更多是做一个公关的切割,即在技术上不能支持交易所上传二维码,或者不能支持其标有支付宝、微信支付的LOGO”。北大区块链俱乐部秘书长陈雷如是说。
 

但另一方面,在当前阶段,以交易所为代表的“币圈”极为倚重法币资金。

据链得得旗下“得得智库”团队追踪分析,截至2019年1月9日,全球数字货币市场共有数字货币2091种,总市值达到1372亿美元。与一年前的8238亿美元的总市值相比,整个数字货币市场蒸发了7276亿美元,全年下跌87.76%。
 

寒冬下,OTC支付通道之于交易所的意义,并非那么简单。

一位数字货币资深人士告诉记者 :“对于交易所而言,OTC交易本质上就是赚取手续费。但从长远来看,目前整个数字货币市场趋寒的原因还是资金量太少,圈外人若想炒币,第一反应还是怎么把钱和币进行转换,谁能把这一通道打通,就能争取到更多的增量资金和增量用户。”
 

这就意味着:在现阶段,币圈需要新鲜血液的不断涌入。一旦OTC被彻底关闭,就意味着与法币的通路被切断,数币交易所的交易量会大为缩减,甚至影响到接下来整个战略上的定位。
 

前交易所从业人员李想也表达了同样的看法,OTC交易本身会给交易所带来一定的手续费收入,这部分为直接收入。但比直接收入更重要的是由此产生的间接收入:交易所通过OTC业务版块带来或留存大量的客户和业务。

所以,即使OTC业务没有什么新鲜的“玩头”,现有交易所也会致力于维护其稳定性,毕竟OTC起到了客户入口和资金入口的作用。
 

一场利益与监管的博弈

早在2017年9月,中国人民银行等七部委发布了《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》,其中第4条写道:“各金融机构和非银行支付机构不得直接或间接为代币发行融资和“虚拟货币”提供账户开立、登记、交易、清算、结算等产品或服务”。
 

在国家制度层面,态度非常明确:法币与数字货币之间的交易在中国是不允许的。

但是时过一年半后,银行直接转账的OTC市场依然有效存在,商户、用户可以不明文标注支付宝或微信的信息,而是用隐晦方式规避限制,甚至有部分交易所发展出不同域名的子站(即“马甲”交易所)用于规避第三方支付机构的审查。
 

究其本质,是尚未完善的监管体系与灰色产业链利益之间的相互博弈。

“现在监管的效果与监管的力度是有折扣的,这个刀其实随时还可以再往下挥一挥。 ”

前交易所从业人员李想直接指明:“目前的监管思路以形式和一刀切为主,还没有过渡到实质和大数据。一些现象,体现了监管流于表面形式,也体现了行业从业者流于表面形式。”
 

记者了解到,交易所披露的场外交易数据,实际上很微妙,由于交易所本身可以自己在里面充当买卖方,进行撮合交易,这就表明:严格意义上说,许多交易所的场外交易,其实还是在场内,并不是真正的场外交易。

另一方面,OTC交易本身也有诸多弊端尚未解决,除存在买卖双方洗钱或者财产转移的可能性外,交易平台信息不对称、假冒伪劣者众多,导致OTC实际成交量有限也是一个重要难题。
 

“我这边十单交易可能都不会成一单,买家和卖家很多都是不真实的。”一位数字货币投资人告诉链得得App。

在OTC交易中,有一大堆非常活跃的中间人,他们有强烈的这种意愿想把交易促成,所以会显得场外交易需求非常旺盛。
 

但是实际上交易的成功率非常低,存在了太多关联的中间人,有时候一个卖单可能都会传十几个分支出去,呈现出一种虚假的交易数量。此外,OTC交易的手续费并不透明,其中不少卖家与平台服务商之间都有利益关系,会以打包服务的形式整体向外兜售。

总体而言,国内现行数字货币交易监管在执行层相对宽松,而交易所们也仍需自律,维护用户权益,才能获得自身和行业更健康的发展。